感冒play(下)

mumu:



将毫无防备的小猫从背后一把抱起,托着小屁股给放到柔软的被子中间,倾身吻了上去。


王俊凯却始终捂着小嘴巴,两条长腿也不老实的蹬来蹬去。


K用了些力气,手绕到脖子后面把小猫的脑袋托起来,一条腿强势的挤到乱动的腿间,这下王俊凯被制住,动不了了,可还是不配合,梗着脖子就是不给亲。








https://zine.la/article/e562f95cd31e11e6ac3452540d79d783/








-end-

夏蝉2

直掰弯:

没人来开门,2207的房门是随着嗒的一声,自动打开了一条缝,吴亦凡知道这是房间里面的人让他自行进去的意思。

深呼了一口气,他挺了挺有些疲惫的身体,面带微笑的走了进去。 这是一间三居室的套房,房间里灯光昏暗,空调却开的很足。没往里走几步,他就觉得身上冒出了一层汗。忍着脱下外套的冲动,他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烦躁,大步朝着里面唯一一间亮着灯的房间走去,他知道李尧就在那里。
“李总?” 

吴亦凡站在门口,看到了坐在里面低头看书的李尧,却只是轻轻敲了敲半开的房门,人没有进去,对待这个人,他一向很懂的分寸。

“你来了。” 

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李尧闻声抬起了头,金丝眼镜的后面还是那双温和的眼。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一把椅子,李尧说了声坐。

虽然不愿意在这里多做停留,可既然上级发话让你坐,自然是没理由不坐的,吴亦凡状若坦然的坐了下去,心里却有些慌。

“知道叫你来干什么吗?” 

李尧的意图吴亦凡当然是知道个七八分的,不过,,,有些事情还是看破不说破的好。

“是剧本的事吧,叶哥之前和我说过,,,”

“不是。” 

李尧摇了摇头,他背靠着皮质的旋转座椅,声音慵懒的打断了吴亦凡接下来的话。
 
双方都清楚有些事逃是逃不过了。吴亦凡直视着李尧,李尧也看着他,俩人就这么僵持着,谁也不开口说话,直到一声嗤笑声,李尧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俩个蓝色的文件夹,扔在了吴亦凡面前。 

“好了,废话不多说,这有两个剧本,都是男主,陪我睡一个月就是你的啦。” 

吴亦凡低头看了看,一个是L导演两年前就开始筹拍的抗战片,一个是耀星集团投资的一部大制作电影,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好资源。  

“李总,你知道的,我是直的。”吴亦凡故作镇定的站在那里,这俩个剧本确实非常有诱惑力,可他也不至于为此就卖身。

“是直的又如何?”李尧走到他身边,一只手搭到了他的肩上:“你和女人约炮是为了什么,还不是为了爽。”他压低头,侧身俯到了吴亦凡耳边:“我保证,会让你比和那些鸡做的都爽。” 吴亦凡扭过头忍着推开李尧的冲动,平心静气道:“如果我不答应那?”

“那也好办”李尧抓着他的下巴,迫使他再次抬头看向自己:“我会让你在这个娱乐圈再也没有立足之地,别忘了,你上次闯的祸还有一些照片可是被公司花大价钱买了下来。”

“你不觉得这么做太卑鄙了吗。”吴亦凡握紧了拳头。

“卑鄙?”李尧扬起了眉毛,冷笑了一声:“难道你做错了事不应该付出代价吗?而我开出的条件却非常的优越。”

吴亦凡回想起半年前的那次事,心里又是生气又是懊恼,他怒视着李尧,又觉得拿他无可奈何,他不能没有这份事业,对他寄予厚望的人太多,他的梦想也还没有完成。半响,愤怒在心里化作了委屈,吴亦凡攥紧的拳头缓缓的放开,他最终选择了妥协。

“所以,是陪你一个月就可以了吗?”  




上车,毛毛







香车美人(彪飞)

苏漱肃:

長樂未央:



咋的了最近,这肉太少了,凡受党们都把劲儿啊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谭小飞从监狱里出来之后,原先那些富二代官二代小伙伴都早已作鸟兽散,有的是南方来的,家里受了谭军耀牵连,有的被自己家老爷子赶忙接离了京城,剩下的,为一个失势的小飞,更是没有再留下的必要。除了阿彪。
阿彪是北方人,家里头跟谭家没什么牵连,当初跟了小飞的湖南党,纯粹就是为了车,跟小飞玩儿的来。可是你若去问阿彪,深夜里一闭上眼,他眼前浮现了哪个冷冽美丽的白发少年?他也问了自己,真是为了车吗?
是为了人吧!

小飞来阿彪的车厂已经有了大几个月,寸头也长长了,小飞去美发店造了个型,两鬓剃了剃,梳个小小的狼奔,但是没染。阿彪现在做车的生意,经他厂的车自然必须是名车,小飞还是很喜欢车,但他自己现在已经买不起以前恩佐那么好的车了,家里留的钱在北京只能是温吞着过,要他花根本经不住,他就跟着阿彪几乎住在车厂里,看那些车来来去去。阿彪对他没的说,倾尽所有,只要阿彪能给的全给了他,吃穿用度什么的和以前没差太多,名品都能称上。他不是不知道阿彪的心思,前些年做兄弟的时候,他的眼神常常落在自己身上,自己何尝不曾发觉,但没人说。
那天阿彪弄来一辆古董车,Cadillac Eldorado Biarritz Convertible,1962年款的,深色的红,白色的蓬,完全不是他挑车的风格,说是朋友先抵在这儿的。小飞对这种车兴趣缺缺,还笑了阿彪弄了辆老古董。
阿彪和他兄弟们常常摆了桌子喝酒,小飞和其他人接触的都少,可这种场子不出来,阿彪脸上也挂不住,所以他每次都在。这帮兄弟是后来组的,小飞一个都不认识,阿彪是为首的三个人之一,从年龄排排到老三,另外两个一个叫刘锋,一个叫秦龙,刘锋年龄三十三,比他们大许多,秦龙稍大几岁,二十六,他们都听说过谭家的事,但没交情也没感情,尤其是秦龙,出身属于暴发户,素质特一般,看阿彪跟供菩萨似的把小飞捧在手心里就老是挑话找刺儿,多了几杯嘴上就没把门儿的,“我说阿彪,咱们兄弟一杯接一杯的白的红的啤的,你家这小菩萨怎么回回都喝奶,到了咱们这儿光吃不做你大把钞票的养着,连酒都不和兄弟们喝,这是小兄弟啊还是小弟妹啊?啊!”周围不少人跟着笑。阿彪看着脸色涨红的小飞,就要站起来挥拳头,被刘锋压了下去,刘锋沉稳许多,却等他话说完了才制止:“阿龙!喝多了啊!阿彪的事是他的事,管好你自己就行了!”秦龙还没开口,小飞却倏地站起,拿了一瓶白酒走到秦龙面前,控制住自己发抖的身体,面色阴沉道:“好!今天龙哥喝什么喝多少,我谭小飞原样复制,总行了吧!这瓶我先干了!”说着就往嘴里灌,吓得阿彪冲上来就夺,秦龙震惊了一下接着就笑了,跟着看戏,阿彪夺下来的时候只剩个底儿了,小飞以前没喝过这些酒,一股气灌了这么些,真反应出来的时候已经站不住了,阿彪心里愤怒不已,但更多心疼,扶着他上了最近的一辆车,就是那辆老古董,转了钥匙急开出去。伴着喝多了的秦龙的哈哈大笑的声音。
小飞虽然以前不喝酒,但对酒的适应性还可以,这大半瓶进去脑子还有意识,“阿彪”,他看向驾驶座,“你是不是也是那么想的啊!我吃你的用你的住你的,什么都是你的,呵呵,根本就是被你包养啊!呵呵,他说的对啊,太对了!”阿彪开向后海那野湖,转脸瞧了小飞一眼,他脸上染了些酡红,眼色迷蒙,身上一件宽大的深V领橙色毛衣,衬得他更娇俏妩媚,阿彪紧了紧方向盘不敢继续看他,“小飞,别听秦龙胡说,我从来没这么想过。”却不知小飞望了他很久。眼看着就到了,阿彪停了车,小飞心里搅和的不行,开了车门跑出几步弯腰就吐,阿彪从车里拿了水一边给拍背顺气一边等着不吐了喂水,小飞吐完漱了漱口让风一吹更清醒了一点,他踉跄着走到车前,一仰身子躺倒在前盖上,伸了两臂粗粗呼了几口气,阿彪走到车左边瞧他,他侧过身躺着看阿彪,媚眼如丝,双臂的宽大毛衣袖子铺在车盖上,黑色紧身长裤包裹着的一条长腿屈膝架上来,阿彪恍惚了,香车美人的实景,让他亲眼看到了。

戳: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41891053212941